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了叶秋的手掌心,愤怒地出拳向叶秋身上打去。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7-18 14:13
 
水。
 
    一道人影飞快的闪过,自杀似的向唐果扑来。
 
第306章、我就是要玩死你
 
    第306章、就是要玩死你
 
    叶秋和冉冬夜的圣诞节之旅过地并不愉快,先是被人认出来冉冬夜的身份,两人从商场里冲出来,被粉丝狂追了大半条街。冉冬夜的专辑将于新年发售,现在公司已经开始了前期的预热。有不少报纸和杂志上都在炒作,硬性广告和软性广告都投入了不少。豪不客气地说,最近几个月,除了艳照门及周惠敏和倪震闹离婚的事件,她是最出风头的一位名星。
 
    在三里屯烧烤一条街吃烧烤时,有两个小流氓觊觎冉冬夜的美貌,嘴上调戏不说,还跑上来动手动动脚。叶秋干脆地将他们给丢了出去,没想到却惹了大麻烦,他们呼朋引伴,一下子就招来了数十个同伴过来撑场子。
 
    看到冉冬夜并没有打电话叫人的打算,还一脸期待地等着他的表演,叶秋只得又费了一把劲儿,拆了条桌子腿,将那群小混混给打断了胳膊。最后得来的自然就是冉冬夜的一脸陶醉外加香吻一枚。
 
    叶秋怀疑冉冬夜主要就是想吻自己,又不好意思,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,假装自己很情不自禁。
 
    女人啊,总是喜欢耍些小聪明。想亲就亲嘛,咱又不是个小气的男人。
 
    当他们准备去天河城广场增迎接新年,却在烟花路的人群中无缘无故被人捅刀子的时候,叶秋才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。今天晚上太不正常了,好像是有人一直在自己的前面布好了局,每当自己经过一个地方的时候,他们就会开始发动这个局势,然后将自己牵扯进来。
 
    如果在南环商场他们被粉丝包围住了呢?
 
    如果不是他的动作太快,在警察赶来之前将那群小混混给打倒呢?
 
    无缘无故的,又是谁跑来捅的刀子?
 
    而且。从他们捅刀的对象来看。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自己,他们是想将自己击杀在路上。
 
    他们为什么害怕自己去天河城广场?
 
   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闪现,叶秋一下子就惊慌了起来。掏出手机查看。手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了。试了几次,都没办法打开。叶秋又用冉冬夜地手机打了蓝色公寓地电话。是沈墨浓接的,说唐果和林宝儿陪让唐布衣出去逛街了。
 
    出去逛街了?去了天河城广场?
 
    叶秋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,匆匆忙忙地挂断了沈墨浓地电话后,就拉着冉冬夜的手冲进了附近一所警察局里。
 
    叶秋无视那些警察地询问和呵斥,对冉冬夜说道:“给你家人打电话。让他们派人接你回去。”
 
    冉冬夜乖巧地点头。说道:“你要注意安全。”
 
    叶秋转过身。立即大步向天河城广场跑过去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一定是唐果和林宝儿她们出事了。有人想在天河城广场动手。原来他们还没有死心,一直安静地潜伏在身边。
 
    天河城广场已经乱成一锅粥,无数的人向外面涌出来,几个入口都被人流堵地死死的,水泄不通。因为事出突然,这又是没有组织的溃散,有的通道竟然因为人涌过去地太多,大家都卡在路口出不去。后面的人越聚越多,前面地压力也越来越大。哭叫声和辱骂声响成一团。
 
    铁制的栏杆也被人踩倒,有人冲过去跑到了公路上去。又造成了公路的严重堵塞。这儿是燕京的黄金地段。平时就堵车严重。今天是圣诞节,很多人特意赶过来数倒计时迎接新年。这么一乱下去,就是人流量大增。
 
    汽车喇叭长鸣,可前面的道路上都围满了人。根本是寸步难行。负责维持治安的警察不断地打电话想问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可是却没有人能够说清楚。
 
    得到的一点消息是广场发生了枪击案,先是枪击案周边的人怕误伤自己,发生了小规模的紊乱。然后以点带面,其它人看到这边的人拼命逃跑,而且表情恐惧,也跟着向外面涌出去,演变成大规模地践踏事件。
 
    天河分局地警察局长武兵擦拭了把额头上的汗水,知道自己这次是要完蛋了。燕京好多年都没有过这样地事件了,可没想到却被自己给遇上。无论这次能不能处理好,屁股下面的位置怕是都难以保全了。
 
    “命令我们的人协助疏散。命令我们的人协助疏散。”武兵声音沙哑,却不得不继续大声喊叫。旁边已经有媒体记者活动的身影,要是自己消极殆工的照片被他们传到网上,怕是又要引起新一轮的网民暴动吧。继草泥马、躲猫猫、七十码之后,又将在自己身上造出一个新的流行名词。
 
    武兵喊了几声后,才想起来应该赶紧市局汇报。这要是被老陈先给汇报了,怕是少不得在自己脑袋上扣几个大帽子。武兵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拨号,自己的手机却先一步响起来。
 
    武兵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,心里又是猛地一抖。心里暗骂不已,这个老陈平时干工作的时候慢腾腾的,这打小报告的速度倒是一流。话从一个人嘴里出来,就是一种味道。要是上面的领导听信了老陈的一面之词,自己的问题可就严重了。而这个时候的市局郭正阳局长打来电话询问,证明老陈已经向他汇报过。武兵故意等到电话多响两声后,这才接通了电话。却没有立即通话,而是扯着嗓子大声喊道:“左边的入口,快派疏远散。金队长,你亲自带队。快去。一定要保证人员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他这么做是为了给市局郭正阳一个自己身先士卒现场指挥的形象,晚些再解释起来,也好有了些说词。那个陈局长坐在办公室汇报,总不及自己这么汇报有说服力。
 
    “喂?谁啊?哎呀,郭局长,对不起。对不起。我这边太吵,没注意到是你打来的电话。郭局长你好,我有紧急情况要向你汇报。”武兵这才对着话筒大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恩。武局长。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些。事情危急。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。我只有一个要求: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,都要保证每个市民的安全。你先在现场盯着,我现在在去天河城广场的路上。去了我们再商议。发生这样的事。我们警察系统要负起责任。”
 
    武兵挂断电话,琢磨了一番郭正阳话里地意思。心里暗乐起来。他说地是整个公安系统要负起责任,而不是说要他们天河分局负起责任,那么,如果自己能够表现的好,还是有希望的。
 
    想起这个。武兵又干劲儿十足起来。大声吆喝道:“为了咱们数万名阶级兄弟地生命安全,大家要发挥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精神。努力地向前冲。上面地领导给咱们的要求是:无论付出多么重代价,一定要保证人民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啪啪啪!
 
    武兵身上镁光灯闪烁,又一个英雄楷模将要冉冉升起。
 
    叶秋抓住一个男人,大声喊道: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放开我。放开我。快跑---”男人拼命地挣扎着,却怎么也逃离不了叶秋的手掌心,愤怒地出拳向叶秋身上打去。
 
    叶秋反手一耳光煽过去,大声吼道:“给我静一静,死不了人。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
 
    男人这才安静了下来,看了叶秋一眼,说道:“里面杀人了。还有枪----子弹到处乱飞。快点儿跑。”
 
    “谁死了?”叶秋心里开始往下沉。
 
    要是唐果出了什么事的话。自己又如何向老头子交代?
 
    自己来是受了委托做她地保镖的。在她最危险地时候,却不在她身边。这是不是太不称职了些?
 
    “好多人。好多人都死了。快放开我----”
 
    叶秋松开那个男人的手臂。他立即大喊大叫着跟着人流向外跑。叶秋的身体站在那儿,好几次都被人潮给冲地向后退。无奈之下,他也只得跳到别人的身体上,踩着人群的脑袋向广场中心跑过去。
 
    叶秋的视力异于常人,老远就看到了人群中央激战的情形。
 
    有个戴面具的男人向唐果举起了枪,唐果却像是有感应似的,视线向自己看了过来。
 
    有喜悦,有迷惑,有恐惧,有决别,更多的是释然。
 
    叶秋仿佛看到她在向自己微笑,在和自己道别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可怜兮兮地捂着屁股,眼泪汪汪地说道。